足够好”让“诺贝尔跨界奖”再添传奇

字号: 走近大师  2019-11-13 12:02 来源:科技日报

  诺贝尔科学奖,尤其是化学奖,常被嘲笑“不务正业”:其他领域学者串门拿奖,“鸠占鹊巢”,化学家们挺尴尬。

  其实,诺奖的含金量不容置疑,荣誉实至名归,只是人们更热衷于“花絮”。刚刚颁发的2019年诺贝尔化学奖,就过了一把“跨界”的瘾。

  “足够好”的跨界人生

  作为今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之一,他引起了全世界的兴趣——97岁的约翰·B·古迪纳夫(John B. Goodenough),由于发明锂电池正极材料而获奖。他是史上获奖年龄最大的诺奖得主,其姓氏特别好记——直译的话就是“足够好”。“足够好”先生的一生,是不断跳槽跨界的一生。

  1922年出生在德国耶拿的“足够好”先生,小时候有阅读困难症。谁也没料到,他居然克服疾病,考上了耶鲁大学古典文学系——一个天天跟书本打交道的专业。

  由于对古希腊、古罗马的哲人感兴趣,“足够好”转去了哲学系;没想到在一节数学课上,教授认为他有数学天赋,说服他去念数学系。1943年,他以数学学士身份毕业。

  “足够好”毕业就加入美国空军,在太平洋小岛上观测气象。工作之余,他阅读了数学家怀特海的名著《科学与现代世界》,怀特海就是一个跨数学、物理、生物多学科的大学者。“足够好”的心灵被这本书触动,于是退役后,30岁的他去报考芝加哥大学的物理学硕士。他的导师,后来拿诺奖的齐纳,欣然录取了这个大龄考生。

  齐纳十分认可“足够好”的物理学潜力;“足够好”的硕士念完,直接就被奖了一个物理学博士学位。在芝加哥大学,“足够好”接触了锂离子在固体中的迁移研究,但没想到后来会以此成名。

  1976年,“足够好”进牛津大学任教并负责管理无机化学实验室。当时,惠廷厄姆(也拿了今年诺奖)已发明锂电池,然而正负极材料不成熟,电池太不稳定,无法商用。“足够好”由此开始摸索一种稳定的正极材料,经过4年时间的努力,确定了关键元素——钴。

  之后20年,“足够好”又对正极材料做了两次大改进,得到了今天的锂电池。手机和电动车用户都要感谢他的智慧。去年“足够好”对媒体说:“我想让汽车尾气消失,我今年96岁,我还有时间。”

  诺贝尔“理科综合奖”

  自1901年以来,诺贝尔化学奖共颁发了111次。历来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就不乏跨界学者,不少获奖成就,很难说归于教科书意义上的化学,而是“生物学化学”“物理学化学”等交叉学科,诺贝尔化学奖因此也被戏称作“理科综合奖”。

  早期的诺贝尔化学奖常跟物理学沾边:范特霍夫1901年凭溶液渗透理论得奖;阿仑尼乌斯1903年以电离方程式获奖;能斯特则是1920年靠着他著名的热力学公式得了奖。

  最有名的一次跨界颁奖,是1908年,英国物理学泰斗卢瑟福因元素蜕变及放射的研究获诺贝尔化学奖。他对此评论说:“这是我一生中一次大玩笑!”

  近几十年,分子生物学蓬勃发展,诺贝尔化学奖频频向生物学家示好:比如发明DNA测序的伯格和吉尔伯格在1980年拿了化学奖;博耶与斯科研究ATP合成与钠钾离子泵,1997年获奖;科恩伯格的真核生物分子转录在2006年拿奖……

  迄今,大约有三分之一的诺贝尔化学奖跟生物沾边;进入新世纪以来,和生物学交叉的获奖占了三分之二。

  应该说,很多化学奖项颁给物理和生物学家也在情理之中,毕竟这些研究都涉及到新的化学物质应用。自然界和科学界本来没有在化学与生物,或物理与化学之间划出一条明确界限。对于那些改变物质形态,为人类福祉和科学探索作出巨大贡献的科学家,颁一个化学奖或许是最合情合理的安排。比如获1991年化学诺奖的恩斯特,其发明的核磁共振成像无比重要,却很难落在物理奖或生物奖的范畴里。

  今年锂电池获奖,跟往年比已相当契合化学奖的名头。近几年化学诺奖实在太“生物”。2014年,3位物理学家因超分辨率显微镜获奖;2015年,3位生物学家因DNA修复机制而获奖;2017年颁发给迪波什、弗兰克和亨德森,是分子生物学家和生物物理学家,他们研发了冷冻电镜,让生物细胞的观察更简单。

  2018年,化学诺奖一半给了阿诺德的“酶的定向进化”;一半给了史密斯和温特的“肽和抗体的噬菌体展示”,当时许多人吐槽:这化学奖,还能更生物学一点吗?

  化学诺奖委员会主席辩解说,奖励的“是一场基于进化的革命。我们的获奖者在试管中应用了达尔文的原理,利用这种方法开发出造福人类的新化学品。”大家只能说:“好好好,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法律声明:本站中使用的部分图片、文字、视频、音频、链接等内容转载来源于互联网,目的为传递信息、服务大众,如涉及侵权,请著作权所有人及时告知,网站工作人员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责任编辑:薛璧莹]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