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排依克边防派出所缔造“一所邻三国”传奇 建立管边控边联防机制扼守瓦罕走廊最东端

字体: 图片新闻  2017-01-11 19:05 来源:法制网

  

  7月的帕米尔高原,山顶白雪皑皑,山脚绿草茵茵。

  位于帕米尔高原南端与兴都库什山脉北段之间的瓦罕走廊长约400公里,在中国境内约有100公里,战略位置特殊。新疆公安边防总队喀什边防支队排依克边防派出所扼守于走廊最东端,缔造了“一所邻三国”的传奇:南接巴基斯坦,北依塔吉克斯坦,西通阿富汗。

  近日,法制日记者克服高原反应,长途跋涉来到这里,感受边境地区警民和谐互助,联合守边的动人故事。

  排依克边防派出所辖区面积2500平方公里,边境线近200公里,有多个通外山口,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从派出所到界碑附近的各个要点,路程在七八十公里左右,开车加步行,往返要三五天。

  如今,在这里,村村是堡垒、家家是哨所、人人是哨兵。边防派出所、边防连与地方政府、当地群众建立了军、警、民、护四位一体的管边控边联防机制,倾力维护祖国领土完整和新疆社会稳定,成为边境线上一块块有生命的界碑。

  当法制日报记者到达排依克边防派出所时,正遇上河南富吉矿业员工蔡子来和几名工友到排依克边防派出所告别,“我们要下山了。”

  派出所教导员张超将《边境前沿生产作业通知书》、《边境通行证》递给蔡子来。

  “彩钢房都盖好了?”

  “盖了15间,听你的话把屋顶都加固了。”

  “再来就要开工了吧。”

  “是啊,到时还得请你给我们上一堂安全生产课。”

  十天前,蔡子来及工友进山探矿,将在喀什边防支队办理的上述证件留到排依克边防派出所办理备案手续。

  人来登记,人走注销,这是派出所定的规矩,依据的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边境管理条例》。

  7月以来,进入瓦罕走廊探矿、施工的企业人员及车辆一天比一天多,派出所官兵24小时连轴转,查人验车、登记放行只需不到十分钟,“高原效率”赢得众人点赞。

  张超说,上一个进山高峰期在5月,那是盛况空前的“牛羊大搬家”。

  瓦罕走廊中零星分布着若干高山牧场,是牲畜夏秋两季的天然粮仓。从5月中旬至6月底,派出所驻地达布达尔乡及邻近两个乡的2000多户塔吉克族、柯尔克孜族牧民,赶着40多万头(只)牲畜,浩浩荡荡地开始转场。

  这是派出所最忙的时候。20多名官兵分成五六个小组,有的在前面探路,有的帮忙牵牛赶羊,还有的开车拉载老人、妇女和孩子,确保“一个都不能少”。

  牧民齐曼古丽的丈夫早逝,女儿出嫁,儿子年幼,转场成了大麻烦。副所长阿吉买买提·吾守尔带着战士当起了“羊倌”,将齐曼古丽家的牲畜送到夏牧场,还帮她搭好了毡房。齐曼古丽执意留他们吃饭,刚把羊放倒,一抬头,哪儿还有人影。

  转场结束后,官兵们每周还去“串门”,登记核查人员信息,调解矛盾纠纷,讲政策、说法律、听意见。他们的背包里总是装满了糖果、茶叶、蜡烛,而牧民的“回报”则是烧得旺旺的牛粪火堆和香气四溢的奶茶。

  去年至今,该所辖区治安案件和刑事案件均为零。

  7月12日21时19分,派出所接到求助电话:23岁的石河子大学学生哈里克·库孜巴依暑假返乡看望父母,突然腹痛难忍。阿吉买买提立刻带战士驱车赶往30多公里外的夏牧场,途中大雨滂沱,路被洪水冲断了,阿吉买买提等人下车,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泥泞中跋涉,接到哈里克后,又疾驰100余公里奔至县医院。经抢救,哈里克转危为安。

  张超的“最高纪录”是一天走了32公里。2015年9月22日,警官孙宝辉和木拉提到距派出所14公里的排依克沟走访,两人早晨出门,天快黑了还没回来。张超不放心,前去寻找。他从沟口沿着羊肠小道往里走,头顶是岩石,脚下是悬崖,清冷的山谷里静得只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他一口气走了16公里,却毫无所获,只好原路返回。

  当晚,张超一夜未眠,次日一早又赶到沟口,巧了,正好遇到孙宝辉和木拉提,张超一把抱住两人,“你们可急死我了!”

  原来,孙宝辉和木拉提前一天走了10小时、近30公里才看到牧民巴黑的毡房,见到累得像散了架的两人,巴黑心疼不已,硬留他们住下。第二天恰逢古尔邦节,巴黑骑着马将住在沟里的15户牧民找来,孙宝辉和木拉提询问了各家的生活情况,提醒其防火、防人畜越界,之后大家一起吃手抓肉、跳舞,热热闹闹过了节。离开时,牧民们牵来自家的毛驴,送两人出山。

  排依克的“苦”还不止这些。

  冬天长达9个月,大雪封山,狂风肆虐;氧气总是“吸不够”,晚上睡觉经常憋醒;紫外线太强,“高原红”成“标配”,洗脸如撕脸;高原反应如影随形,轻则做事“慢半拍”,重则头晕乏力、恶心呕吐,血压异常、红细胞增多症等“高原病”让人未老先衰。来了、留下、坚守,勇气加担当就是奉献。

  在瓦罕走廊内定居和转场的牧民当中,有100多名护边员,他们是散落在山脊间、草场中的“千里眼”、“顺风耳”,与边防官兵“并肩作战”。

  边境线有多远,护边员就走多远。巡边、护边、守边,报告异常情况、可疑人员,已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天气多变、地形复杂、状况不断,翻越五六千米的达坂是家常便饭,过雪山、趟冰河也习以为常。世代生活在边关,分布广、语言通,辖区哪儿有沟,哪儿有坎,哪儿有弯,他们心里跟明镜似的。

  护边员每天给派出所打一个电话,有事说事,无事报平安。迷路牦牛企图“越境”,护边员骑马扬鞭将其“抓获”;羊贩子进山收羊,无论走到哪个牧场,“轨迹”清清楚楚;边境线一旦有风吹草动,派出所第一时间便可获取信息。柯尔克孜族牧民卡哈尔常年在中阿边境放牧,2015年,他在放牧中发现并劝返了3起7名误入瓦罕走廊探险旅游的游客。

  派出所也对护边员进行培训,除了签订《爱国护边责任书》、普及边境管理法规政策,还提供颇具可行性的“应急方案”:遇到可疑的人,不要打草惊蛇,先请到毡房喝奶茶、吃饭,稳住来人后,寻机打电话报警。

  派出所所辖的中阿护边员分队分队长扎伊尔克克恰告诉记者:“我是高原的孩子,这里有养育我的草原,只要我还能骑马放牧,就要和家人一起守护它。”

法律声明:本站中使用的部分图片、文字、视频、音频、链接等内容转载来源于互联网,目的为传递信息、服务大众,如涉及侵权,请著作权所有人及时告知,网站工作人员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责任编辑:王云云]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