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高兴地走上了创业路

字号: 新闻速递  2019-12-07 10:52 来源:红山网

  莎车县结业学员 麦合布拜·卡迪尔

  我今年37岁,莎车县人。目前,我经营着一家小型超市。

  我以前是一名普通的农民,没上过多少学,国家通用语言一句也不会说,法律意识淡薄,从小由奶奶带大。奶奶经常听宗教极端分子讲经,回来就告诉我说,那些宗教极端分子说内地生产的各种生活用品都是不清真的,不能用;政府发的各种补贴是不清真的,不能要;国家补贴村民修建的安居房也不清真,不能住;政府修建的学校也不能上。奶奶说,如果我们不这样做,那些人会不高兴,我们在村里就会被孤立。

  因为长期听信宗教极端分子的极端言论,有一段时间,我没有了是非观念,经常对周边人说三道四,指手画脚,我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关系紧张。我甚至认为丈夫挣了“异教徒”的钱,他也是不清真的,差点让家庭破裂。

  就在这个时候,党和政府挽救了我。2017年9月,社区干部找到我,向我宣传法律和政策,引导我帮助我。2017年9月23日我参加了莎车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的学习培训。在培训期间,我们的衣食住行都是免费的,学习环境也特别好,老师对我们进行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知识培训,通过培训我的国家通用语言水平和法律意识有了很大提高,我脑子里的极端思想也去除了,我的思想状态、生活方式发生了很大的转变,现在我投入到现代文明生活之中,获得了新生。

  因为上学少,我小时候很难体会同学情,但是在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我体会到了这种感情。2018年我在学校学习期间,有一天在午休时,我突然身体不舒服,头晕目眩、身子直打晃。当时,同学阿米娜注意到我的情况,把我送到医务室并在那儿陪我。当时我想请假回家休息,但是老公工作很忙,没法来接我。阿米娜知道后,就跟老师请假,陪我回家,并在家照顾我,直到老公下班回家她才回到学校。病好了以后,我回到学校,她见到我就询问我的身体状况,我感动得哭了。以前阿米娜让人觉得很难亲近,我们交流也比较少,经过这件事,我知道她是面冷心热的那种人。慢慢地,我们成了闺蜜。现在,我们只要没事就会约着出去逛街、聊天。我很开心认识了她,遇到熟悉的人,我都会介绍说,这是我在教培中心的同学。

  2019年5月14日结业后,政府继续关心帮助我,社区包户干部仍然像往常一样对我家进行帮助。他们帮助我申请贷款创业,帮助我在离家不到100米的临街门面开了家小型综合超市。现在,我每个月有4000余元的收入,经济条件、生活水平都得到了改善。

  超市隔壁是一位汉族阿姨开的洗衣店,她今年60多岁了,退休后开了这家店,她对我很好,经常帮我照看小孩。她在新疆已经生活了40多年,会说一口流利的维吾尔语。现在,只要与她聊天,我都会请她用国家通用语言和我对话,这样我就能进一步提高国家通用语言水平了。

  我的丈夫在开大货车,每月收入有七八千元,虽然我比他挣得少,但我生活很开心,因为我每天都涂口红、画眉毛,将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丈夫每天回家都会夸我特别漂亮。两个孩子都在上学,不用交任何费用,学校还有免费的营养餐。现在,我的生活很幸福。没有党和政府的挽救,我的生活是黑暗的,通过教育培训,我终于去除了极端思想,生活充满阳光。今后我要做一个知法懂法的合格公民,教育好孩子,长大后要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好好学习、回报社会。

 

 

  

法律声明:本站中使用的部分图片、文字、视频、音频、链接等内容转载来源于互联网,目的为传递信息、服务大众,如涉及侵权,请著作权所有人及时告知,网站工作人员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责任编辑:逄娜]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