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坊街:新疆文创园区实验地

字号: 7坊街  2017-01-05 16:28 来源:中国文化报

  原标题:"扶得起"的艺术区 7坊街:新疆文创园区实验地

  新疆乌鲁木齐,整座城市的发展规划正在向北移动,处于城市扩张通道上的水磨沟区,尽享天时地利人和。

  而水磨沟区的知名度,或许还没有区内一个面积只有1万平方米的创意园区的名字响亮——水磨沟区温泉西路666号,这里曾经是新疆最大的纺织基地,2009年4月,这里的一座上世纪70年代的教委楼用红色涂料粉饰一新,挂上了红色招牌——7坊街。取代机械喧嚣的是创意的轰鸣,在这里,每天闪烁着创意的火花。

  新疆泥塑艺术家王忠民的成名史,被阮璐称为新疆首座创意产业园区——7坊街的蝶变缩影。2009年,王忠民在7坊街的工作室里,以500元的价格卖出了他的第一个泥塑作品《快乐的库尔班大叔》。如今的他,已经是新疆工艺美术大师,作品升值数倍,还受邀在广东中山市成立了自己的雕塑、陶塑艺术馆。

  阮璐,新疆7坊街创意产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新疆第一座创意产业园区——7坊街的总舵手。从2009年4月开园的14间工作室起步,7坊街目前已发展成为拥有81间艺术创作室、5个专业艺术展厅、每年举办30余项文化艺术活动的园区。文化产业在国内许多省份已成支柱性产业,但在新疆,文化产业的发展还远远落后于中原地区。也因如此,7坊街的存在,更有一种“破土而出”的意味。

  “扶得起”的艺术区

  加入7坊街,门槛不高。怀揣梦想,带上艺术细胞,带上铺盖卷,足够了。

  临街墙壁上,红色为底,色彩斑斓的色块泼墨般倾泻在墙上,抽象的图案、夸张的脸、弯曲的树,还有一长串个性化的签名。沿着这些具有视觉冲击的涂鸦走到尽头,就是那幢著名的红房子。

  2009年,站在这座红房子面前,王忠民并不知道这里能集聚多少艺术家。但是,他知道,这里有一间零租金的工作室在等着自己。至少,不用再当租客了。

  7坊街由原新疆七一棉纺织厂的旧厂房、仓库腾笼换鸟改造而成。“原七纺厂有两家股东,政府持有其中的六成,剩下的四成属于七纺厂。在政府的扶持下,7坊街A区6000平方米土地由政府无偿提供,B区4000平方米的老旧厂房则是向七纺厂租用。”阮璐说,7坊街由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委、区政府立项统筹规划,乌鲁木齐晚报社、新疆7坊街创意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等共同运营管理。

  国资背景为7坊街在开园之初,提供了政策扶持,7坊街的运营者又将这些扶持转移到入驻园区的艺术家身上。

  除了土地使用政策上的优惠,水磨沟区政府每年还给予7坊街不少于300万元资金的扶持。“这部分资金主要用于举办各种展览、活动,加大对园区和入驻艺术家的宣传,以及艺术家工作室的基本设施和园区硬件配套等的维护工作。”阮璐说,新疆发展文化产业的氛围本身还不像北京、上海等城市浓厚,文化产业也属于投资回报期较长的产业。脱离了政府的扶持,文化产业发展举步维艰。

  在此背景下,7坊街开园后的两年,所有符合条件的艺术家,不用花一分一毫,就能在这里拥有自己的工作室。2011年后,7坊街的免费入驻政策告一段落,入驻园区需要一定的租金。“但相比于同地段的商业地产,7坊街的工作室租金仅相当于当地民用房的租金标准。有影响力的艺术家或者园区鼓励发展的产业门类的工作室,还能够获得租金优惠。”

  物业收入的减少,直接影响了运营方的收益。阮璐告诉记者:“纵观全国的创意产业园区,要么像北京798艺术区的管理方,做园区的大物业,租用作为主要的经营模式,要么做活动经营,收取活动管理费。根据新疆的特点,我们目前采取两方面结合的业务模式,一方面做好物业服务工作,另一方面,通过与企业、艺术家合作,开展商业活动。”

  挡不住的入驻热情

  即便左抵右挡,已经满员的园区,仍让向往者趋之若鹜,排队等候“空位”。

  王忠民只是7坊街艺术家中的一员,借助7坊街这个平台,单秀梅的新疆布艺娃娃、孙立新的书画作品、孙秀琴的丝路霓裳的名声越来越响。围绕7坊街的故事看似司空见惯,深究起来,却并不寻常。

  在7坊街,体现新疆民俗、民族文化的各类作品比比皆是。阮璐向记者强调:“这一特点本身并没有刻意打造,因为7坊街本身的地理位置,使得园区的新疆色彩就很浓。以7坊街内的新疆本土油画画廊为例,新疆油画着重反映出新疆当地民族和地域的特点,这一民族特色也正是7坊街吸引到国内外游客前来参观、体验的最主要原因。”

  如今,7坊街内的文化产业门类已经涵盖了动漫、影视、民族手工艺、音乐、雕塑、设计等30余种。在业态搭配上,阮璐透露:“入驻艺术家得符合园区业态的发展方向,如果某一门类的工作室在园区内已经饱和或者趋于饱和,我们将会对这一门类的申请者提高门槛,减缓进入。与此同时,属于园区重点发展的产业门类的艺术家或工作室,而且这一门类在园区内还尚未形成规模,我们在招商时就会有意识偏向这一业态的申请者。”

  即便如此的计划,仍挡不住艺术家进入7坊街的热情。目前,7坊街的81间工作室已经全部租满,但每个星期,阮璐仍会接到通过朋友介绍打来的电话,他们说,已经做好了在7坊街排长队的准备。

  艺术家的认可,侧面印证了7坊街在新疆的成功。“艺术家们觉得,在7坊街开工作室,能够增加自己与同门类、同行业的艺术家之间的交流,让自己不断进步,7坊街本身的环境也非常有助于激发创作灵感。”

  一万平方米只是“练兵场”

  引导艺术家进入7坊街的同时,还要为他们搭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平台。

  在市区规划上,水磨沟区以发展文化、休闲、生态宜居城区为主要建设目标,在乌鲁木齐市政府及相关行政职能部门搬入水磨沟区后,这里也成为乌鲁木齐市的行政中心,加上亚欧博览中心在水磨沟区的建成和投入使用,水磨沟区建设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已经提上议事日程。诸多因素叠加,都更加凸显出7坊街的区位优势,也为7坊街的发展提供了后劲。

  但在乌鲁木齐乃至新疆的区位优势,放在全国,优势似乎就变成了劣势。

  “创作室变成仓库,这就是问题之一。”阮璐说,新疆地处祖国边陲,直接影响了新疆艺术品市场交易的成交量,导致很多新疆优秀艺术家的作品不被了解。优秀作品卖不出去,又或多或少地影响着艺术家的创作激情。目前,7坊街也在通过每年定期举办各种展览和文化交流活动,让更多的人了解新疆艺术家和他们的作品,给他们提供一个平台。

  7坊街面对的另一个问题就是空间,东临水磨沟公园,西接居民家属区,想要扩大园区,地理上不允许。而1万平方米的园区中,刨去展厅的面积,可用的工作室不多,就导致想进来的艺术家进不来。

  “在考察了同样地处老城区的上海田子坊后,我们深受启发。缓解空间不足的压力,7坊街既要借鉴田子坊经验,也将结合自身特点。”阮璐说,扩展空间是园区当前最主要的工作。

  (题头两图为单秀梅的布偶作品)

法律声明:本站中使用的部分图片、文字、视频、音频、链接等内容转载来源于互联网,目的为传递信息、服务大众,如涉及侵权,请著作权所有人及时告知,网站工作人员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责任编辑:阿依努尔]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