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古代文人骚客玩转的新疆歌舞

字号: 民间·非遗  2019-02-26 11:43 来源:我从新疆来
  在新疆各少数民族优秀文化的影响与积淀下,新疆在众人眼中变得更加神秘且炫目多彩。

  在之前播出的《国乐大典》节目中,国乐大师方锦龙在试弹热瓦普时说道:“新疆人从骨子里到他们身上每一根汗毛都是有节奏和韵律的。”

  古时的文人骚客中,无论是浩然正气如“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王维,还是浪漫多情如“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的白居易,都曾驻足塞上,被西塞的美景美人美食所“撩”。

  据先秦文献资料《穆天子传》所记载,周穆王西巡时,曾在昆仑山的瑶池与西王母“饮咏唱和”。

  对此,唐朝李商隐诗曰:“瑶池阿母绮窗开,黄竹歌声动地哀,八骏日行三万里,穆王何事不重来”,其中“黄竹歌声”即反映了早期西域举办歌舞的场景。

  到两汉时期,新疆的民族乐器与乐曲开始对内地产生影响。

  新疆的乐器,如觱篥(簧管乐器)、箜篌(竖琴)、琵琶和胡笛等传入内地,丰富了内地乐器种类的同时,也为内地乐曲创作带来了不少灵感。

  在音乐创作上,李延年根据西域的乐曲《摩诃兜勒》作了“新声”二十八解,对于内地乐曲的创作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魏晋南北朝时期,西域著名的“龟兹乐”“疏勒乐”传入内地后被隋朝列入宫廷九部乐。

  公元568年,龟兹音乐家琵琶演奏高手苏祗婆到北周,对内地乐曲发展起到了促进作用。

  唐太宗时期制定的宫廷十部乐中就有“龟兹乐”“疏勒乐”“高昌乐”三部。

  在唐朝新疆歌舞盛极一时、风靡全国,从宫廷到民间广为流传、经久不衰。

  01

  曲风撩人、器乐满目

  历史上新疆歌舞的独特魅力自然引起了许多文人墨客的极大兴趣。

  据《新唐书》等史书记载,仅“龟兹乐”就配有十八种乐器演奏,主要有琵琶、觱篥、羯鼓(公羊皮鼓)等弹拨、打击、吹奏乐器。

  唐宋时代的文人们深深地被这些精美的乐器蛊惑,而后写出流传百世的诗句来形容和表达对这些精美物件的赞叹之意。

  王之涣的“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骆宾王的“七德龙韬开玉帐,千里鼍鼓叠金钲”以及岑参的“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无不体现出龟兹乐对内地乐曲创作的影响。

  乃至到了宋朝,在内地仍然流传着“衣冠尽得画图看,乐器多因西域取”的说法。

  02

  舞姿动人、摄人心魄

  古代新疆歌舞,以舞姿飘逸舒展、活泼热烈、节奏明快、蹬踏腾挪、形体“说话”等为主。

  可谓活灵活现,传情动人。再加上西域女子不同于内陆女子,浓眉大眼、长相貌美,更使观赏者如狂如颠、情不自禁、美不胜收。

  岑参与帝王一同欣赏歌舞时,就不禁感叹道:“美人舞如莲花旋,世人有眼应未见。

  高堂满地红氍毹,试舞一曲天下无”,“天下无”三个字可以说是对当时西域盛大歌舞场景的高度概括。

  同为唐代诗人的李端更是被“扬眉动目踏花毡,红汗交流珠帽偏,醉却东倾又西倒,双靴柔弱满灯前,环行急蹴皆应节,反手叉腰如却月”的舞姿而心动情移、如痴如醉……

  03

  醉舞狂歌、与民同欢

  新疆歌舞产生于民、流传于民、娱乐于民,普及十分广泛。白居易称赞“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王昌龄感叹“琵琶起舞换新声,总是关山旧别情”;

  沈辽则被“中有一人奏羯鼓,头如山兮手如雨”所痴迷……不仅曲调各具特色,且引人入胜、回味无穷。

  唐玄宗酷爱音乐,在古代君王中,李隆基对音乐的研究应该是最深入最精通的,会吹拉弹奏各种乐器。

  唐玄宗百听不厌、作为盛唐音乐代表作的《霓裳羽衣曲》就是汉乐与西域乐融合而成的。

  相传,李隆基曾经梦见游月宫时,听到天上有仙乐奏曲,身穿霓裳羽衣的仙子翩翩起舞。仙女的歌声玄妙优美,跳舞的仙女舞姿翩翩。

  李隆基醒来后,对梦中的情景还记得清清楚楚。很想把梦中的乐曲记录下来,让乐工演奏,让歌女们舞蹈。为了寻找曲调,唐玄宗深入乐海不回头。

  正因如此,我们现在依然能够感受到唐朝与众不同的盛世。

  用白居易《长恨歌》中的评价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而龟兹乐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便可以从唐朝元稹的“逡巡大编凉州徹,色色龟兹轰录续”两行诗句中感受出来。

  古代新疆歌舞不仅为本地各族人民提供了丰厚的精神财富、带来无尽的欢乐、愉悦,而且在促进新疆与内地的文化交流、丰富中华文化内涵、活跃内地人们的文化生活、增进各民族之间的友谊等方面曾经发挥过积极作用。

法律声明:本站中使用的部分图片、文字、视频、音频、链接等内容转载来源于互联网,目的为传递信息、服务大众,如涉及侵权,请著作权所有人及时告知,网站工作人员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责任编辑:左琪]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