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的麦穗》集中展示四代维吾尔先锋诗人代表作

字号: 名家作品文库  2016-12-13 18:25 来源:乌鲁木齐晚报

呈现“诗性民族”的心灵脉动

文/记者杨梦瑶  图/相关出版社提供 

      维吾尔族从来就是一个喜爱诗歌、向往美好生活的民族。而流传在维吾尔人间的经典读物《福乐智慧》正是一本诗集,这本书,以诗歌的形式,教育人们向美、向善,书中的很多经典名句教育了一代又一代维吾尔人,把爱美、向善的种子播撒在了很多人的心田里。 

      而本月,一本引领当代维吾尔语诗歌风气之先的诗集《燃烧的麦穗:维吾尔青年先锋诗人诗选》(下简称《燃烧的麦穗》),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该选集由诗人夏依甫·沙拉木(努尔拜格)所编,由诗人麦麦提敏·阿卜力孜译成汉语。选集收入60后到90后四代、33位维吾尔先锋诗人的代表作,是当代维吾尔先锋诗歌的集中亮相,一次自我展现,自我超越。 

      作为当代诗歌的一部分,维吾尔语诗歌创作情形如何?当代维吾尔语诗歌创作取得了哪些成就?近日,本书译者麦麦提敏·阿卜力孜在和田皮山接受本报记者电话专访。 

      当代维吾尔语诗歌接近世界诗歌潮流 

      我就是那个麦穗,天堂里也会痛苦地燃烧/在酷暑中也会冰冷地发抖/爱我吧,就像受虐狂/非理性的人群中对理性的渴望…… 

      这是诗人帕尔哈提·吐尔逊的诗作《燃烧的麦穗》。诗集《燃烧的麦穗》编者夏依甫·沙拉木初见此诗就十分欣赏,他后来毫不犹豫将此诗收录进诗集。他这样评价这首诗:这好似梵高笔下五月的麦地,像海子高居于他的头顶的“绝望的麦子”,如不死的灵魂徘徊于他的墓地的麦子,都是对生命的歌赞和对世界的祈愿。因为太喜爱这首诗,"燃烧的麦穗"也被夏依甫·沙拉木定为诗集的名字。 

      诗集中多有与《燃烧的麦穗》类似的充满瑰丽意向的诗作。比如,被收录的另一位诗人艾尔肯·努尔的诗作《老虎进屋》,诗人采用类似博尔赫斯式的幻觉,描述一位女子富有“杀伤力”的容貌与眼神:“我的末日之交啊/你多么像美女子的贼眼/仿佛即使那眼睛多么恐怖/而一个男子被它们迷住/于是他祈求上帝让它们更加恐怖一样/但愿这恐惧更加凶猛/而你带来的恐惧/令我欣喜若狂……” 

      诗集《燃烧的麦穗》入选诗人的年龄,自“60后”至“90后”皆有代表。其中,多数诗歌创作于上世纪80年代。 

      和1980年代中国的汉语写作相仿,当代维吾尔语先锋诗歌的原初实验基本始于同一年代。在这部诗集中,读者会欣赏到对卡夫卡的理解与冥想,嗅到埃里蒂斯笔下的疯狂石榴的气息…… 

      虽然在语言上存有差异,但维吾尔语诗歌与当代汉语 

      写作之间,并无本质不同。麦麦提敏·阿卜力孜认为,从视野与方法的意义看,当代维吾尔语诗歌已接近当代世界诗歌的潮流。 

      “因为其视野已经远不止于本土、地域以及自身的古老传统,而是以世界,以当代的诗歌思维与广阔的文化视野来展开其写作的。其写作的视野与水准,风格的陌生与新奇,内容上的深度与广度,都可以与其他民族的当代写作媲美和争雄。”麦麦提敏·阿卜力孜说。 

      麦麦提敏·阿卜力孜是一位出生于1990年的维吾尔族诗人,本报记者曾在今年8月初的“新诗百年·天山论剑”活动中与其有过一面之缘。他的创作活跃,诗歌作品曾发表于《诗刊》《诗选刊》《民族文学》,曾获西部文学奖·诗歌奖。而麦麦提敏·阿卜力孜接触汉语写作已有8年。在他看来,丰富和多元是汉语的最大魅力。他认为,维吾尔语描写本民族的独特生活、精神及语言经验,与汉语新诗写作存有差异,但在诗意的生发、情感的共通性上是一致的。“诗歌写作属于全人类,其魅力不受语言差异影响。” 

      谈到这本诗集出版的缘起,麦麦提敏·阿卜力孜说他感谢诗人沈苇的慧眼识珠和竭力推荐。 

      2016年6月,麦麦提敏·阿卜力孜将这本初译好的诗集送交沈苇手中。阅读后,沈苇不仅爱不释手,还写了如下评论: 

      《燃烧的麦穗》无疑是继2000年的《飞石》之后,维吾尔青年诗歌的一个重大收获,也是向汉语世界的一次精彩亮相。无论是原创翻译作品还是双语写作,呈现了一个古老“诗性民族”置身当下的情感节奏和心灵脉动,其现代意识、探索精神以及个人化写作的差异性和丰富性,几乎与国内新诗发展是同步的、相呼应的...... 

      之后,沈苇联络到长江文艺出版社,并将书稿推荐给责任编辑,一切,水到渠成。 

      《燃烧的麦穗》一经推出,得到文学圈的支持与肯定。“他们是李白、杜甫之外的汉语供血者。”中央民族大学教授、文学评论家敬文东如是评论。 

      《飞石》后,维吾尔语诗歌集体发力 

      收入《燃烧的麦穗》的诗歌,纯粹从诗歌角度出发,对当代一百多位维吾尔族诗人的千余首诗歌进行了精心筛选。最终33名诗人的作品入选,其中帕尔哈提·吐尔逊、塔依尔·哈木提、买尔旦·艾海提艾力三位诗人凭借一己之力,将自己的维吾尔语诗歌译成汉语(其中,麦麦提敏·阿卜力孜的诗最初用汉语创作),其他诗人的诗歌都由麦麦提敏·阿卜力孜独自译为汉语。 

      在《燃烧的麦穗》出版前,2000年曾出版过一部收录维吾尔语诗歌作品的诗集《飞石》。《飞石》是一本由《天尔塔格》杂志社编译的集体选集,在当时产生了一定影响。 

      时光如梭,16载已逝。从2000年《飞石》的出版到2016年《燃烧的麦穗》的诞生,这期间鲜有能够集中体现维吾尔当代诗歌水平的诗集出版问世。 

      麦麦提敏·阿卜力孜对记者介绍了当代维吾尔语诗歌的发展脉络。“维吾尔先锋诗歌探索始于改革开放之后,至今已有35年。经历过曲折的发展,遇到过挫折和失败,但依然坚强存活了下来。如今,维吾尔先锋诗歌随着网络文学的兴起,迎来了青春期。大量先锋诗人活跃在网络空间,将国内外先锋诗歌作品译介过来,创造了维吾尔先锋诗歌自我反省和向前看的良好机会。” 

      麦麦提敏·阿卜力孜说,在上述背景下,2008年,在维吾尔语文坛发生了“无有派”诗歌运动,并引起广泛讨论。“‘无有派’诗歌运动可以说是维吾尔先锋诗歌的一次自我超越的尝试,并取得了一定成就。” 

      麦麦提敏·阿卜力孜并未规避当代维吾尔语诗歌创作存在的问题:“维吾尔诗人们多数用母语创作,自己生产自己消费的局面使维吾尔先锋诗歌创作陷入了走不出去的困境。用母语创作的先锋诗人希望作品被翻译成其它语言,但即使被翻成了汉语,很少能在有影响力的纯文学刊物上发表。再者,维吾尔先锋诗歌未能超越新疆的地域界限,未能走出去,仍经历着一种封闭式发展。” 

      在《燃烧的麦穗》出版前,可以说,维吾尔当代诗歌的发展是单向的,没有向外辐射。 

      这也是此番出版维吾尔先锋诗歌集的意义和价值。“维吾尔先锋诗歌 

  有其价值,她必须发出自己的声音。”麦麦提敏·阿卜力孜感慨。

法律声明:本站中使用的部分图片、文字、视频、音频、链接等内容转载来源于互联网,目的为传递信息、服务大众,如涉及侵权,请著作权所有人及时告知,网站工作人员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责任编辑:阿依努尔]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