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学者过常宝谈《史记》中的刺客:自我认识焦虑

字号: 名家作品文库  2019-04-24 11:56 来源:中国新闻网

  著名学者过常宝谈《史记》中的刺客

  中新网北京4月22日电 (记者 高凯)“当时士阶层对自身独特的社会价值产生了焦虑,这时候就出现了今天所说的刺客,这是很特别的现象。”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过常宝21日讲述《史记》中的刺客,给出颇为独到的解读。

  北京出版集团十月文学院的公益性文学品牌活动“名家讲经典”总第十五场讲座当日在十月文学院佑圣寺本部举办。过常宝应邀为各位文学爱好者讲述了《史记》中刺客的故事。

  《史记》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纪传体通史,记载了上至上古传说中的黄帝时代,下至汉武帝太初四年间共3000多年的历史。《史记》被列为“二十四史”之首,与后来的《汉书》《后汉书》《三国志》合称“前四史” ,对后世史学和文学的发展都产生了深远影响。其首创的纪传体编史方法为后来历代“正史”所传承。《史记》还被认为是一部优秀的文学著作,在中国文学史上有重要地位。刘向等人认为此书“善序事理,辩而不华,质而不俚”。

  在讲座现场,过常宝教授以一位学者的严谨和智慧,生动风趣地为观众讲述了《史记》中五位刺客的故事。曹沫、专诸、豫让、聂政和荆轲,前三人生活在春秋时代,后两人则生活在战国时代,他们都以刺杀行为而青史留名。

  对于刺客的产生,过常宝解读说:“当时的士阶层自我认识非常焦虑,自我社会认识和体认处在焦虑状态之中,我到底算不算正常的社会阶层,社会阶层的社会地位应该怎么确认,有没有这个阶层伦理的或者人格的标准规范,他们处在比较焦虑的状态之中,我们的故事跟这个焦虑有关系,一旦这个阶层产生价值焦虑的时候,技能本身反而不显得那么重要了,本来应该凭着技术为人服务的,但现在这个阶层越来越大了以后对自己阶层独特的社会价值产生了焦虑,这时候就出现了今天所说的刺客,这是很特别的现象。”

  过常宝教授在讲座中分析道,刺杀在一定程度上是他们存在的目的,但与后世的职业刺客不同,他们的刺杀行为事实上也是自杀行为,他们以自己的死亡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并展现出个体精神或职业精神。

  过常宝认为,在这些刺客中,除了曹沫是个将军外,其他人都可归纳到“客”或“士”这一群体里。豫让的故事让我们感受到一个新兴的士人群体的身份焦虑,以及由此而产生的较为极端的自我证明的方式。聂政以生命报答知遇之恩则在现实存在的价值、生命价值和主体性价值三个层次上使得“刺客”的人格得以完善。

  在讲座中,过常宝教授以翔实的史料分析和敏锐深入的视角,为观众勾画出了一幅独特的《史记》刺客群像。

  对于“士为知己者死”,过常宝直言这句话在整个中国传统文化里面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不像我们感觉的那么大,刺客只是在这个阶段有,到后期就没有了,在这个阶段的行为方式我觉得很有趣,不能用它代表中国传统文化。”

  过常宝直言自己觉得“《史记》不晦涩”,了解历史事实之后再读《史记》并不难。他认为,“司马迁完全凭着自己的个人感觉,凭着自己的生活经验,对自己人生领悟思考写这个东西,不是一部很深奥的反映某种理论指导下写的东西,必须把握它的线索。司马迁很多地方是很直观的,见仁见智,每个人都可以从不同角度读,换个老师讲肯定是另外一种感觉,每个人读的时候肯定会读到自己的东西。”

  “现在网上很多人模仿《史记》写各种各样的传记都写的很好。”过常宝说。

  作为北京出版集团十月文学院的公益性文学品牌活动,“名家讲经典”系列讲座自2017年4月开办以来,以“名家讲堂,雅俗共赏”的形式,每期从古今中外的文学经典中精选出一部名作,邀请著名专家学者、作家与文艺家,以浅显易懂、贴近大众的语言,细腻解读作家和作品的艺术成就和精神内涵。

  目前,十月文学院“名家讲经典”系列讲座已成为首都一项知名的文化活动品牌,十月文学院本部佑圣寺也逐渐成为推广北京文学形象的新窗口。

法律声明:本站中使用的部分图片、文字、视频、音频、链接等内容转载来源于互联网,目的为传递信息、服务大众,如涉及侵权,请著作权所有人及时告知,网站工作人员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责任编辑:马婷婷]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