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光影话巨变

字号: 文化资讯  2019-05-20 11:35 来源:新疆日报

  新疆日报讯 陈文

  出生于1978年的我,像一朵浪花,能够随着时代大潮一起奔涌,这是多么幸运。当记者这20年,我用手中的相机记录着家乡的发展变化,见证着祖国的日新月异。

  2000年,我大专毕业,来到塔城日报社工作。当时带我的老师用的是一个凤凰牌相机,老师平时不用时就把相机交给我,我拿着这部相机,开始了摄影之路。那是一个机械单反相机,每照一张照片都要手动调节光圈、速度,然后再过片、对焦、按快门。

  后来,一位同事见我喜欢摄影,把一个旧佳能相机给我用。那个相机镜头上有一个垫圈坏了,我只好缠上一圈透明胶条。每次采访拍照,心里都忐忑不安,生怕洗出来的照片不清晰。

  那时报社有暗室,拍完照需要自己在暗室里冲洗照片。这是件繁琐的事,先是冲卷,在暗室中将胶卷在药液中浸泡、过水,定影好的胶卷用风扇吹干,用放大机选定照片,再显影定影,还要晾干或者烤干,最后裁剪好才能用。一张照片从拍完到洗出来,再送到编辑部刊发至少要两天。

  变化从2002年开始,当时国内许多摄影记者已经开始使用数码相机,为了跟上形势,报社购买了4个佳能G2数码相机。数码相机拍照非常便捷,照完相就能在显示屏上回看照片效果。数码相机还没有价格昂贵的胶卷限制,可以无限次重拍。

  后来的几年里,科技发展的速度越来越快,我手中的相机不停地更新换代。过去,拍出来的照片都要洗出来才能传送,现在用手机就可以直接传回编辑部了。

  相机越来越好,我的摄影作品也越来越多,有些作品还获了奖。

  在玛依塔斯风区,每年大风都会形成风阻,最厉害的要算省道318线乌雪特路段,雪墙最高的有10米左右。2017年3月,塔城公路管理局派出机械清除乌雪特路段的雪墙,我立即背上尼康D3X相机跟着清雪机械赶到现场。

  我踩着深及腰部的积雪,寻找合适的角度拍摄,随着快门的咔咔声,一张张养路工人奋战风雪的照片留在镜头里。第二天就在报纸上以“打通省道318线‘肠梗阻’”为题,刊发了一组图片。

  互联网时代,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以及微博、微信的迅速发展,越来越多的人成为“自媒体人”,一部手机就是一个媒体平台;开一个公众号,就可以成为事件的记录者、传播者。

  2004年,塔城日报社开始建新闻网站。2014年,塔城日报社开设了微信公众号,我采写的稿件开始在微信公众号上推送。近两年来,我开始关注生态题材,常常驱车赶往附近的高山和草原,拍摄反映塔城地区生态变化的图片,经过编辑精心制作,有一些作品引起了大家关注。让我感觉到在新媒体时代,作为一名记者,更应该用手中的相机记录好时代的变化。

  20年里拍摄的图片,成为一份记录时代发展变化的资料。牧民从最初的游牧变成了定居,农民从低矮的土房子搬到敞亮的安居房,大片的平房变成了林立的楼群,公路从沥青路变成了高速路……

  这些时代的变化都在我的镜头里留存。

  我生活在一个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时代,现在所有的一切从前都不敢想象。儿时的我,不敢想象长大能住上楼房,还会开上私家车,可以坐高铁乘飞机到天南海北,拿着一部手机可以不带钱包走遍神州大地……

  我将继续用镜头,记录更多精彩的时代故事。

法律声明:本站中使用的部分图片、文字、视频、音频、链接等内容转载来源于互联网,目的为传递信息、服务大众,如涉及侵权,请著作权所有人及时告知,网站工作人员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责任编辑:左琪]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