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郁笛的《新疆诗稿》:缓慢叙述的魅力

字体:   2017-03-16 13:31 来源:新疆日报
  原标题:缓慢叙述的魅力

  2016年3月,新疆美术摄影出版社出版了郁笛的新诗集《新疆诗稿》,在这部诗集里,郁笛一改以往浓郁抒情的特点,转入缄默、冷静、沉稳的语调进行缓慢而有节奏的叙述,使他的诗歌创作达到了新的成熟境界。郁笛在《新疆诗稿·缓慢的馈赠》一文中说:“我用自己的脚步,在新疆浩瀚的山水和荒漠间穿行,流连,一次次迎来心灵的涅槃。荒僻的小城,遥远的边地,那些无法被再一次抵达的远方,成就了我在今天可能完成的关于新疆的叙说。”

  郁笛是山东苍山县人,1983年入伍进疆后,一直在新疆工作。他的足迹遍布南北疆各地,对新疆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所以他的诗多是写新疆特殊的人文历史、自然景观,表达了对这片神奇土地及各民族共生共荣共同创造历史的挚爱。他写雪山草原和牧区的风土人情,但更多的是写黄沙弥漫,千里赤野的南疆,描述其浓郁的风俗画和生活场景,表现出魂牵梦绕的难舍情怀,具有一种对人生、对生命、对历史、对自我的特殊感受。

  在诗集《新疆诗稿》中,弥漫着浓厚的思乡之情和故土情结,如《一间房》《在郭勒布依乡遇见的杏花凋落》《看一场春雨在山色里迷蒙》《在山顶和云朵之间》《一场雪,沙彦哈达》《蓝色河谷》《白蜡树》等诗中都有所流露。特别是在《无限的尘土》中,郁笛写到:“在万物之上,无限的尘土乘着阳光的翅膀/扑面而来,这就是你降生之地,在尘土的故乡/树木们顺从了一粒沙,在田野里安睡//一颗核桃树熬过了千年,无花果的浓荫里,尘土安详/我说的是一位老人的岁月,即使寂静也不能夺去他眼睛里的远方/故乡,此刻只是他嘶哑的喉咙里,最低沉的歌唱。”热爱故园,眷恋乡土,是人类共同至善至美的感情。这里的“故乡”,实际上是文化的故乡,就是精神的家园。故乡对每一个漂泊者的灵魂,都具有永恒而又强大的吸引力。诗人对故乡的讴歌,寄寓着人们对理想家园的美丽憧憬,容易引起读者的共鸣。

  《新疆诗稿》用本真的语言描写新疆旖旎的自然风光,瑰丽的风土人情,歌咏自然之美,为西部大地歌唱,较为准确地传达了这块土地的气质和风貌。诗人用心去体验,以生命的融入,使看似平常的描述,传达出来自心灵深处的颤动。他写布尔津蓝色的河谷:“我在这个清晨,看见了一条比火焰更蓝的河流/比一个夜晚更遥远的梦境和故乡//这些水,被静止的河面,蓝色火焰上覆盖的丝绸/是我今生不能抵达的远方,还是我车窗外面的一次奇遇。”郁笛的感觉敏锐细腻,他善于抓住“瞬息变化的奇妙世界”,所以他笔下的形象不是外界自然物的直接描摹,而是感觉世界中的生活印象,运用有声有色的物象来暗示内心的微妙世界,形成独具韵味的艺术境界。

  郁笛写了不少南疆农村的诗作,如《萨拉姆的果园》《巴拉曼的黄昏》《早安,库鲁木克》《夜色里的喧哗》《远去的村庄》《月影》等。这些诗很接地气,读之,亲切之情油然而生。“萨拉姆住在我的隔壁,他的果园里种植了羊群和一口水井/可是,多数时候/萨拉姆果园四季盛开——”“有时在果园遇见了,却是你满脸的尴尬,仿佛擅自闯入的人是你/我大方地握住你的手,夸奖果园的盛景,仿佛做你的邻居是一种荣耀/忘记了一个夏天,你满脸憨厚胡茬,在太阳下微笑。”(《萨拉姆的果园》)《早安,库鲁木克》把南疆维吾尔族乡村的生活场景和人物形象描写得非常生动。诗的开头显得动静相宜,声色俱现,“一群羊,刚从一场拥挤的睡眠里,被邻居家的鸡吵醒了/牧羊人揉着惺忪的睡眼,这个时候,阳光溢满了一片玉米的叶子/屋顶的树梢上,蓬松的枝叶间,燃烧着一些天边的火焰//风,从另一个方向吹来的时候,整个巷子里寂静无声/柴门和篱笆,关不住一个早晨的时光里,悄悄溜走的风水和年华/半截子土墙上,一只东张西望的鸡,忘记了羊圈里的那些事。”恬静的描绘,亲切的抒情,把读者的经验引向中国古代山水田园诗常有的那种无怨无悔,超脱了人世喧嚣的审美境界。

  组诗《马兰诗稿》,写得颇为感人。在20世纪60年代的艰苦岁月里,不少科学家和解放军战士,在马兰这荒无人烟的沙漠戈壁艰苦奋斗,为祖国建立了不朽功勋。在《荒原,谒马兰烈士陵园》一诗中,诗人写道:“如果只是荒原,我们没有必要在这里停留/如果只是遥望,我们没有必要在这里奔波//我为每一个镌刻在大理石上的名字默哀/为我们曾经抵达的这一片荒原,表达应有的肃穆//我无法一一记住捐躯者的故乡,多么渺茫的乡音/在亲人的泪水里漂泊,现在归入了马兰的泥土//有谁为一片荒原作证——/每一位倒下的人,都曾经在这里站着。”

  在众多诗人和散文作家中,颂赞胡杨的作品不可胜数。在《新疆诗稿》中,郁笛竭力想表达对生命苦难的认知和苦难中顽强的生命精神,所以他创作了多首关于胡杨的作品。在《一棵树活着惊鸿一现》中他写道:“你只是遇见了这些沙漠里,一棵树千年的秘藏/它的生和死,弯曲和盘绕,大野里的潜伏。”一棵树,强调了它的孤独和寂寞,又将其置于夏日的沙漠里,构成一幅苍劲、荒凉的画面。但诗人又给这画面注入了一股生机:“一棵树,望见了自己的生和死,枯朽的年轮上,新枝迸发。”诗人“凭立体的独立想象,去创造出一种内心情感和思想的新的诗性世界”(黑格尔:《美学》第三卷,第206页)。

  诗人沈苇在《我生活过的地方》一文中说:“缓慢是从容、坚定、博大,这是灵魂啜饮朝露的光芒,抖落一身结晶。缓慢而有节奏,是伟大诗篇的心脏(如《神曲》《离骚》《浮士德》《天堂与地狱的婚姻》等)。在一个加速的时代里,我们应当放慢速度,学会缓慢,重新审视自然和内心。因为缓慢恰巧为惊奇提供了有力的保证。”缓慢而节奏有致,逐渐使郁笛的诗歌趋于成熟,如《温宿大峡谷》:“怎样可以交出这山谷的洪水,昨天,还是今日/这些肆无忌惮的洪水,现在已经无力托举一粒细小的沙子。”“往哪里去?我的峡谷,烈日燃烧的莽原上/我看不见一只鹰的方向,一丝风,掀动的天空。”诗人用这种从容不迫的叙述给自己留下了深思的空间,奇妙的感知,令人叫绝。《新疆诗稿》中的诗歌,大多写得从容、简洁、明快、精粹,但基本风格是朴素的,真挚自然。语言朴实流畅,语境平易又发人深思,以散文式的诗句,无拘无束地表达自己的思想情感。这些充满智慧的语言,具有缓慢叙述的魅力,使人耳目一新。(郑兴富)

法律声明:本站中使用的部分图片、文字、视频、音频、链接等内容转载来源于互联网,目的为传递信息、服务大众,如涉及侵权,请著作权所有人及时告知,网站工作人员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责任编辑:阿依努尔]
上一篇 下一篇